更多资讯
访问手机版

17岁做最年轻影帝:工作半年玩半年,活着不就是为了开心

发布时间:2020-07-10 21:03    来源:山东质量审视网

字体:

原标题:17岁做最年轻影帝:工作半年玩半年,活着不就是为了开心

每天一条独家原创视频

夏雨,经历最顺遂的男演员,

16岁演了足以写进中国电影史的作品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

17岁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威尼斯影帝、金马影帝,

27岁又拿了金鸡奖,

完成了许多演员一生的目标。

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剧照

懵懂年少时一夜成名,然后呢?

他不得不面对外界严苛的审视,

在中戏,老师树他当榜样,

他痛苦到想退学。

无论什么媒体采访他,

记者都从处女作聊起,

他反问:

“除非我再演一遍马小军你才能判断是不是超越了,对不对?”

但这次接受一条专访时,他都释然了:

“你自己得想清楚你到底是谁,

展开全文

那就没有禁锢。”

《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》片段

现在的夏雨与影视圈热闹的一切——

热搜、真人秀几乎绝缘。

他还保持着老派的观念,

不喜欢自称艺人,

只希望做个演员。

滑雪时的夏雨

拍戏之外,他过着令人艳羡的松弛生活,

工作半年玩半年,

爱好从动感的滑板、滑雪、健身、魔术,

到安静的国画、书法,

时间最长的已经玩了二十七八年。

夏雨画的荷花

“我对这个世界其实一直都有非常大的好奇心,

什么是所谓事业,什么是爱好、玩?

谁也没规定你来活一趟是买房子买车的,

还是说你要来做演员的,

我觉得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然后别活得那么累,就是这样。”

自述 | 夏雨 编辑 | 闫坤沐

夏雨接受一条专访

夏雨是那种在任何境遇下都能自得其乐的人。一条对他的专访从聊疫情期间如何度过开始,在不能长途外出的日子里,他新学了工笔画,画了几幅荷花,练习书法,陪十岁的女儿哈哈上网课,偶尔到空旷的户外去滑滑板:“运动反正一直也没停”。

夏雨的画

夏雨最近练的字

谈到最新播出的作品,网剧《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》,夏雨关于拍摄的回忆也全是快乐的。导演费振翔是他从16岁起就认识的发小,对手戏最多的演员沙宝亮、魏晨都是生活中的朋友,拍摄间隙结伴健身,收工后一起去KTV唱歌,“大家非常对路子,所以就在一起玩得很开心”。

夏雨、魏晨在《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》剧组

除此之外,夏雨还细数了他的爱好:“滑雪也滑了小20年了,魔术也玩了差不多10年了”。

这些活计对于他都不是一时兴起,有些甚至玩到半专业级,他拿过滑板业余比赛的冠军,被邀请做过索契冬奥会的滑雪解说。

夏雨在个人vlog《三十六技》中玩滑板

很少有人能在压力最大的中年拥有这样松弛的生活,工作半年玩半年,把大量时间投入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。

这当然和物质条件有关,夏雨曾经在采访里说过,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,什么都不缺。但这不能解释全部,毕竟有的是比他更红的人焦虑自己为什么还不够成功,而夏雨为了保有自己的生活空间,主动放弃了很多东西,比如除了拍戏之外几乎没有多余的曝光,消失在热搜里,以至于你在豆瓣、知乎等社区搜索他的名字,会发现大家都在问:“夏雨这么宝藏,为什么存在感这么低?”

在综艺真人秀最红火的这几年,他没有让渡过隐私,从没和袁泉以CP的身份过多捆绑曝光,女儿出生后他休息了两年半专心陪伴她长大,孩子上学后他也尽量坚持和她一起吃早饭,送她出门上学。女儿三四岁时就有亲子节目找来,夏雨也全部拒绝了。

夏雨微博展示女儿送给袁泉的生日礼物

他说之所以花这么多精力陪女儿,是因为他小时候在亲情上有缺失,不想这种感觉在女儿身上重演。

夏雨的父母在他三岁时离异,父亲秦风原本是青岛话剧团的演员,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能继续从事这个职业,在三十岁的时候转行做了画家,四处游历,不会为任何人停留自己的脚步。没人照顾的夏雨被送到姑姑家,从小挨了不少揍,一直到十岁不再方便和姑姑家大他一岁的姐姐挤一张床,又被接到杭州,跟着父亲的一个战友生活。在那里,他听不懂当地方言,难以融入。

夏雨参观父亲的画展

16岁这一年,夏雨的父亲在北京听说姜文在找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小演员,把夏雨的照片寄给了剧组,对拍电影一无所知的夏雨被一封电报叫到北京面试,从此开始了作为演员的奇遇,以男一号的身份演了一部足以被写进国产电影史的作品,同时拿到威尼斯电影节和金马奖的影帝。

对于处女作就获国际大奖的意义,夏雨在很长时间里并没有概念。当年他拍完戏就回青岛了,只当参加了一次特别的夏令营。那时候通讯远不如现在发达,剧组去威尼斯前一周才又联系上他,护照签证都来不及办,他根本没去参加,影帝奖杯后来被剧组借走,也不知踪影。反倒是他的父亲那段时间每到一处都要叫上朋友喝酒吃饭,大肆庆祝一番。

选择演员作为职业说起来也有偶然性,当时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剧组里的陶虹在考中戏,夏雨也就顺势去考一下,不过给自己定了目标,只试一次,考不上就算了。

刚进中戏的时候,老师、同学都格外注意他,觉得一个“影帝”应该是与众不同的,希望把他树立成某种典型。夏雨一度受困于此,每当交表演作业的时候,总觉得所有人都是来看他的,心态失衡,该发挥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,大二的时候压力大到想退学。

夏雨在《寻龙诀》中饰演大金牙

毕业以后,不断用影帝的模子去套他的变成了媒体。尽管他的作品一直没断过:电影有把他送上金鸡奖影帝之位的《警察有约》,还有《西洋镜》、《独自等待》、《寻龙诀》,电视剧有《爱上单眼皮男生》、《北风那个吹》,包括正在播出的《古董局中局》系列。

电影《东北往事》剧照

但无奈的是,起点太高,以至于采访总是不可避免地从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聊起,访问者常常用能否超越处女作为标准线来审视他。曾经有不少采访里都记录了他和记者拉锯的过程,接受《南方人物周刊》采访时,他反问:“没有可比性,除非我再演一遍马小军你才能判断是不是超越了,对不对?”

如今再回忆,夏雨承认年少时,奖项、名气曾经是他的禁锢,他形容那种感觉就像“人家说你是雷锋,我就得当雷锋了,我好像每一步都得做好人好事”。

电视剧《师傅》剧照

可事实上他并不喜欢表现自己,反而比较被动,至今没有张口和人争取过任何角色或者机会:“我喜欢比较顺其自然地人家来找你,你上赶子去找人家,人家又不一定觉得你合适,我是觉得有点拧。”

这样的性格的形成恐怕还要追溯到童年,小时候他并不觉得家长不在身边有什么问题,只是身边的人一直不断强调他多么可怜,他也就学会了在给父亲写信时用“寄人篱下”这样的词语,但现在再回忆,他发现那段生活还是有影响,带给他甩不掉的不自信,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差一些似的。

也许这可以解释夏雨坚持给自己留出生活空间的原因,那是他的安全地带,又或者虽然没能陪在他身边,父亲喜欢自由的不羁性格最终还是影响了他。

如今43岁的夏雨用特别简单干脆的方式思考问题。比如媒体常常会写他为了解说索契冬奥会,错过了徐克导演的电影《智取威虎山》,在大众的理解中,做这个选择起码要经历一些纠结,但在夏雨这儿,这件事没什么值得多说的:

“这还是一个先答应一个后答应的事,只要是你没有去,那肯定就不是你的。其实我觉得完全没必要说那个戏本来找我的我没去,你只要没去,这事就不是你的,对吧?所以没必要去纠结。”

以下是夏雨的自述:

《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》剧照

许愿是一面镜子,

交朋友要交敢于说真话的人

接《古董局中局》这个戏,是因为我看了小说就很喜欢。

我演的男主人公许愿这个人,出场的时候就是一个琉璃厂的混混的形象,卖假货,好多人就觉得这就不对了。其实往后看你就知道了,这是他的一个伪装,一个生存方式和自我保护。当他开始承担责任,去追溯爷爷的经历的过程,也是他寻找自己的过程,你会看到他实际上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,否则他不能从一个假的佛头里面看到一个真的佛头。

到了第二部,他又有变化,第一部他比较轻浮,第二部一出场他整个就沉稳下来了。当然他本性还没变,遇到一个人假装记者吹捧他两句,他马上就又不知道几斤几两了。但认知一个人要看他关键时刻的选择。

第二部的故事叫《鉴墨寻瓷》,鉴墨是指鉴定《清明上河图》,他完全可以欺骗,但是他最终选择了说他认为的真话,其实恰恰是真话,拯救了整个大局,让他反败为胜。

我常常说如果要在《古董局中局》里面选一个人交朋友的话,一定要选许愿这样的人,敢于说真话,他像一面镜子,你能真正的通过他来照见自己。

第二部就是这部戏的完结篇,只要看到最后,你就会知道两季以来的反派老朝奉是谁,不过一定要看到最后一集。

每部戏都学一样东西最好

我对这个世界其实一直都有非常大的好奇心,原来拍戏的时候,我曾经给自己定了个规矩,拍每一部戏,都能够学一样东西最好。

你比如说拍《北风那个吹》的时候,正好这个角色需要练快板,我就觉得反正要练,那我就好好练一练。

魔术是因为我们那时候拍《我们的80年代》,这里面有个很会变魔术的演员,天天给我们大家变。当时我就觉得很神奇,就跟他学,所以就这么着就一直在玩,玩着玩进去了。现在在剧组里变魔术应该算是传统节目了,基本上靠在组里面练活,在组里才有观众。

夏雨的字

包括写毛笔字,是拍《古董局中局》第一部的时候养成的习惯。许愿是一个卖古董的,我总觉得他应该会书法。其实戏里倒是没有写字的镜头,但我需要一点沾古的东西去找人物的感觉。

夏雨父亲

夏雨画的荷花

我爸是画家,我从小虽然没跟他一起生活时间太多,但是也算耳濡目染。两年前去看他的时候,画了两张荷花,就觉得找回点年少时的感觉。这次疫情期间我又去看我爸,他那时候也在画荷花,然后我就开始跟着他一块学画荷花。

夏雨拍戏间隙随手画昆虫

我本身对小动物、小虫子、花花草草挺感兴趣,因为拍戏的时候经常打个灯,晚上会飞来很多飞虫,我就请到我的房间来当个模特给它们画一下。在家里我也有个专门的书房,用来写字画画。

我这些爱好有动有静,它都是需要时间来磨的。玩滑板我其实已经玩了二十七八年了,然后滑雪也滑了小20年了,魔术也玩了差不多10年了,画画写字算是刚开始,它们殊途同归,隔行如隔山但是隔行不隔理,对于我来说乐趣是相通的,就挺有意思的。

夏雨和女儿哈哈一起滑雪

不懂什么叫佛系,

生活比拍戏重要

两年半陪孩子还算长啊?只是说因为我是一个演员,被大家给知道了而已,我那些男性朋友天天陪孩子多了去了,其实我真的算少的。

这可能跟我的成长经历也有关系,确实我因为从小父母是离异的,我就没有在他们身边待过,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个缺失,所以我也不希望我孩子再有这方面的缺失。

再一个就是我觉得从孩子成长阶段来说,她最需要家长陪的其实也就是她小的时候还没上学之前的那段时光,等人家上学以后人家就有自己的社交圈了,人家就步入社会了,比如我闺女现在说实话,想陪人家还不待见你。所以你要是没抓紧人家需要的时间的话,你真的就没什么机会了。

夏雨收藏的变形金刚

解说冬奥会错过徐克导演的电影的那个事儿,就是恰好赶上了,很简单,一个先答应一个后答应的事。完全没必要说那个戏本来找我的我没去,你只要没去,这事就不是你的,对吧?所以没必要去纠结。

我好像确实没有主动争取过角色。我喜欢比较顺其自然地人家来找你,你上赶子去找人家,人家又不一定觉得你合适,我是觉得有点拧。当然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处事方法,我就属于那种比较被动的人。

我来拍戏的那个时候,外界还称我们这个行业叫做演员,后来就慢慢变成艺人了,好像我只要能生存,干嘛都成,我对自己的要求还是希望自己是一个演员。

拿奖、成名,年少无知的时候可能会禁锢,那种禁锢的意思就是说人家说你是雷锋,我就得当雷锋了,我好像每一步都得做好人好事,但人家说你是雷锋你就是雷锋吗?我现在自己想清楚自己是谁了,那就没有禁锢。

这些年我曝光度不高,再加上老弄这些爱好的事儿,有媒体喜欢用“佛系”来形容我。其实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佛系这俩字到底是什么意思,反正这些说法都是标签吧,人很容易就变成商标局的。随便贴个标签也挺容易。

对我来说生活肯定是第一位的,拍戏这些都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是你人生的最终目的。你是通过这些东西来体会人生是什么,你到底是谁,对吧?所以不能本末倒置。

我相对来说是比较随性的一个人,我觉得人生走一趟不就是开心,你说谁也没规定你来是买房子买车的,还是说你要来做演员的,在没有思考清楚之前,我觉得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题图摄影:郑齐欢

文中部分图片由《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》片方、今日头条《三十六技》、夏雨工作室提供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 

热点图文

头条推荐

热图推荐

  • 注意,这些人不宜多吃枇杷!

  • 不管炖什么汤,往里加“一宝”,越炖香味越浓,我家隔三岔五炖

  • 妙哉!夏天果蔬还可这样吃!

  • 内蒙煎烤涮直达沈阳浑南,牛羊肉来源于自己家的牧场

图文推荐

  • 内蒙煎烤涮直达沈阳浑南,牛羊肉来源于自己家的牧场

  • 张文宏为何把鸡蛋写入处方?鸡蛋吃多了会“中毒”吗?答案来了

  • 五月不减肥六月徒悲伤,火爆全网的魔鬼帕梅拉练起来没?

  • 塑料姐妹花?刚出道就暴露“不和”?虞书欣小号一句话揭露真相!